目前分類:小說 (1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黃燦燦的陽光灑落一地,沐浴在清晨微風中,享受日光浴的狗兒悠閒漫步路邊,新港的生活不需太多的行頭與裝扮,要的就只是單純欣賞與一份瀟灑,像是溪邊野薑花,不用其他花草點綴,幾枝插在瓶中即能滿室芬芳。

 

 

看著門外光影變化,假期快要結束的林香妍,多麼希望也將這些美好一併裝箱打包。

 

 

臨行前,全家依依不捨,又是抓著香妍不放、又是耳提面命。

「妳呀!長時間投入花藝創作,也要留一些時間給自己,都快三十歲了,沒有男朋友,要當老姑婆呀?!」

「娘~~別這樣嘛!人家要一直當妳的小女兒嘛!」

「亂來!都幾歲了,還像小孩子一樣。我在妳這年紀,妳哥已經當廟口孩子王了!」

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承傳的任務一代接一代,像是奉天宮香爐香火延續不斷。

林家旺將餅舖事業交給兒子經營,極少過問細節,夫妻倆退休後全心投入廟方義工活動,奉天宮古蹟維護工程、大甲媽遶境、全省進香團、媽祖文化節等,成為他們關心的主題。

 

 

林香妍趁這次回國,整理小時候塗鴉作品,但是家裡、店面翻遍了好幾次,仍不見金色鐵盒子蹤跡。

 

 

老爸、老媽剛好隨團進香,不在家,林香妍急忙打手機詢問:「老媽!妳記不記得以前我有一個鐵盒子,裡面專門放我小時候的圖畫作品。」

「妳說什麼?講大聲一點!」媽媽的聲音參雜鑼鼓喧鬧,隨話筒一起傳來。

「我的鐵盒子放在哪裡?」

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遠方傳來菜車聲、羊奶瓶運送碰撞聲、叫賣吆喝聲,林香妍起了大早,一個人走進市場挑選新鮮花卉,回家認真地插了幾盆花,一一地抱往奉天宮。

一進廟門,林香妍認出自己小時候常在廟裡幫忙的阿姨。

「阿姨,早安!」

「妳是….」眼前這位小姐很眼熟,卻又想不起來是誰。

「阿姨,我是阿香,妳還記得嗎?以前很愛玩花花草草的阿香。」

「哇!……阿香呀!阿姨好久沒有看到妳了,阿香 都變 小姐了,……妳怎麼有空來?我聽妳爸爸說妳拿到世界冠軍,這幾年都在國外工作,不簡單不簡單!」

林香妍靦腆微笑,「別這麼說,人家會不好意思!我老爸他說的太誇張了!……最近工作剛好告一段落,趕快排假回台灣,不然每次回來都匆匆忙忙的。」

林香妍手上還抱著花,「阿姨,這幾盆花要放哪裡?我今天早上新插的。」

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國際比賽迫在眉梢,林香妍研學花藝多年,為的就是在此刻大放異彩。沒有人將阿公健康檢查結果跟她說,爸媽沒說、哥哥沒說,阿公也沒說。

 

 

「阿公,再過十天我就要比賽了,你要幫我跟媽祖婆與虎爺說喔!請他們保佑阿香。」阿香說。

「咳~~~~

「阿公,你怎麼了?不舒服嗎?聲音怪怪的。」

「沒啦!是越洋電話音訊不好,妳比完賽要趕快回來喔!阿公等著抱妳冠軍獎盃。」

「嗯,一定!」

 

, 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[正在修繪奉天宮的師傅]

沒有廟會慶典的時候,奉天宮廟口變成當地小孩聚集的場所,玩躲貓貓、跳房子、木頭人……。有幾次玩捉迷藏時,阿香跑到廟裡躲藏,從細縫中看到信徒拿著香喃喃自語,周圍香煙裊裊,彷彿時空從此凝結;抬頭仰望顏色樸質的壁畫、精緻剪黏、藻井、木雕,配上清晰而繁複的花卉紋飾,耳邊傳來燕雀鼓譟,這一幕幕自成一幅風景,阿香陶醉其中。

阿香也喜歡幫廟裡阿姨整理信徒獻神的鮮花,大家都說阿香是神明派來的孩子。
「阿香,妳順便幫阿姨整理虎爺殿內的盆花,好不好?」
「阿姨,我早上就弄好了,媽祖婆桌上有幾盆花有些枯萎,我將比較新鮮的花挑起來,又重新插了一盆,妳看!」
「哇!阿香真有天份,這盆花插的好漂亮,媽祖婆與虎爺一定很高興,保佑妳平安長大。」

阿香在花藝領域的天份,至小展露無遺,長大後出國進修花藝,從荷蘭到英國、從比利時到法國,二十三歲的林香妍,即將面臨國際花藝大賽的考驗。

, 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[奉天宮前新民路的慈祥老奶奶,詢問是否可以幫她照張相時,親切地馬上答應^^]

阿嬤過世後,阿公把阿嬤葬在一個風景很美的地方,那裡看得到遠山、看得到流水,阿公常常騎著鐵馬去看看阿嬤,跟她說說話,也常常找阿香一道去。

「阿香,作業寫完了沒?」
「早就寫完了,我還把明天早自習的份寫完。」
「阿香真乖,阿公帶妳去吃鴨肉羹,然後……」
「阿公,我知道,我們出發吧!」阿香打斷阿公的話,迫不及待,因為她也很想念阿嬤。


, , 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秀惠,牲禮準備好了沒?」林家旺大喊。
「香妍,妳哥和嫂子要顧店,妳快來幫我忙,等會兒儀式就開始了!」

農曆六月六日是新港奉天宮虎爺將軍的聖誕千秋,分靈出去的虎爺將軍受邀恭請回宮團拜。新港奉天宮除了以「開台媽祖」聞名全省外,祭祀神明之中,以「虎爺將軍」為全省分靈最多的神尊,分靈遍布全台,甚至遠達土耳其。

林家走到奉天宮時,神桌上已經擺滿虎爺神尊,林家旺把虎爺神尊交由廟方,穿著洋裝的林香妍看著管理員阿桑帶老花眼鏡,凝神詳細登記,替虎爺洗塵、標明分靈住址、繫上紅絲帶、插上金花,一切就緒後,全家在神殿前虔誠地點香拜拜。

「阿伯,辛苦你了。」林家旺跟管理員說。
「沒啦,應該的。」抬頭看到林家旺身旁的林香妍。
「這小姐是……」

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小金花~~妳幫我跟虎爺爺說,我身體很不舒服,人家不喜歡這樣……」阿香昏睡中喃喃自語。

阿香先天體質較虛,春、秋時節特別容易感冒,三天兩頭就要跑診所看醫生。
阿嬤皺眉跟阿公說:「還在發燒耶!」溫度計停在三十七的紅色數字。
阿公搖醒阿香,囑咐喝藥,她吞下藥,無力地躺回睡覺。
阿嬤說:「爸媽不在身邊,怪可憐的!我們倆老也不知可以照顧她到何時?」
阿公感嘆:「假如阿香跟她爸媽住,也不會好到哪裡,他們整天忙工作,我看也沒有多餘時間照顧阿香。」
阿嬤提議:「要不要乾脆鐵了心,叫阿旺他們搬回來住?」她自己是多麼希望兒子早點回家,長年在外的,不知道阿旺過的好不好?

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
夜裏阿香想起爸媽,睡不著,黏著阿公說:「阿公,我要找小金花,她答應要說虎爺的秘密。」
「妳先回床上,我看看小金花睡了沒?」
不久,小金花從床邊出現了,大叫:「小金花來也~~~」
「呵呵!呵呵!……」阿香笑個不停。
「阿香好幸福!有兩個爺爺,一個親爺爺,一個虎爺爺。全世界只有小香兒看得見小金花,虎爺特別允許的,其他小孩都不知道呢!……虎爺是保護小孩平安長大的神明,想念爸媽喔?!阿香喜歡畫畫,小金花教妳,以後想跟爸媽說的話,全部畫下來,放到金色鐵盒裡,爸爸媽媽就會接收到。虎爺如果有空,也會幫妳實現願望。」


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時間過的很快,平常愛在野地裡摘花玩耍的阿香,收到國小入學通知單。

 


爸媽為此回新港,幫她打理入學事宜,買書套、買書包、買制服……。一下子擁有這麼多東西,阿香最愛彩色筆文具組,拿著一大盒畫畫用具在家裡繞來繞去,像個小畫家似的,感覺輕飄飄的。

 


「我們的阿香長大了,要去學校唸書了。」爸媽輕拍阿香的頭,非常安慰,但是他們很快又回到台北工作,這讓阿香很不快樂。
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[奉天宮廟旁賣金紙的阿婆,正在小憩]

《桃花扇》有言:「金陵玉殿鶯啼曉,秦淮水榭花開早,誰知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!」沒有林家旺作為支柱,店面冷清不少,阿才不忍心眼看開了四十年的餅舖關門,他捲起袖子持續做餅營業。

 

「阿公你好厲害喔!麵糰隨便一揉一桿,就變出好吃的餅來。」阿才勉強笑了一下。

 

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
[奉天宮廟方人員,正在幫回廟慶祝誕辰的虎爺洗塵、頭戴金花]

 

延續這份期許,阿香出生以後,阿才逐漸將餅舖生意交由林家旺處理,閒來之餘,阿才常常騎腳踏車帶阿香出去吹風、看夕陽,買給她喜歡的零嘴與玩偶,寵愛得很,反倒身為父母的家旺與秀惠,光打理餅舖生意,就忙得焦頭爛額,更別說要帶阿香出去玩、照顧阿香。

 


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阿香的阿公名字叫阿才,是手藝非常好的製餅師父,他年輕的時候,走遍台灣各地,學習各種製作糕餅技術。阿公帶著滿身技藝回到故里後,將師傅傳授的獨家秘方,改良成家鄉人廣為接受的口味,另外研發許多糕餅。每當新產品一推出,即受到大家喜愛,進香期間更是供不應求。

 阿才做餅時專心一致、做生意誠信實在,加上店面又在奉天宮附近,每回廟裡慶典有什麼糕餅訂單,幾乎都由阿才的餅舖囊括;當地人敬佩他做人處事,阿才在地方上講話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阿香的爸爸林家旺,在這樣的環境,以及阿才刻意栽培下,也成為製餅功夫了得的青年。

阿香有一個年紀大她一輪的哥哥,從阿公到爸爸、爸爸到哥哥,林家三代單傳。媽媽黃秀惠懷阿香之前,以為自己無法再生孕,結果年近四十有喜了,產檢時得知是女娃,秀惠喜憂參半,不知如何是好。

「是查某的,怎麼辦?」秀惠從醫院回來,連忙跟正在桿麵糰的丈夫說。
「這樣喔……我們不是一直都想再生個孩子嗎?女孩比較貼心,沒有關係啦!生男的也不一定會像我們現在兒子一樣會幫忙做餅。」林家旺驕傲地看了已經會在旁幫忙的兒子一眼。
「店裡若忙不過來,再徵學徒好了!」家旺安慰秀惠。
「話是沒錯,可是查某仔終究要嫁出去,沒有辦法繼承家業……,而且阿爸阿母那邊怎麼交代?」秀惠還是不放心。

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
鐵路公園
由原先荒廢的五分仔鐵道改建,於 九十年九月九日 落成,是全國第一座靠民間力量整理的……」志工正帶領一群觀光客解說導覽。

 

林香妍沿著公園外圍信步細看,鐵道不再荒煙蔓草,公園內綠草如茵,許多孩童與爸媽玩在一塊,不時傳來笑聲,還有小型音樂發表會。她放手轉了一圈,深深吸一口氣,空氣中瀰漫鞭炮火藥味、香料味,還有「香草味」。

 

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「小小羊兒要回家,紅紅的太陽下山啦,依呀嘿呀嘿,成群的羊兒回家啦,依呀嘿呀嘿……」

車內播放著輕快悠揚的歌曲,從車窗向外望去,大朵白雲悠悠地掛在天際,兩旁繁盛如錦的黃色小花綿延不絕,伴隨遠處綠油油的稻田與菜畦,形成一幅動人的鄉村景致。

 

忽然,前方傳來鞭炮聲、陣陣大鼓聲,加上越來越多的沖天炮,村落正上方逐漸煙霧飄起,而且越來越濃密。林香妍急踩煞車、放慢速度,拿起太陽眼鏡,瞇眼細看前方,屏住呼吸。

 

「沒變!這聲音、這熱鬧,一切都沒有改變。」

 

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