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金花~~妳幫我跟虎爺爺說,我身體很不舒服,人家不喜歡這樣……」阿香昏睡中喃喃自語。

阿香先天體質較虛,春、秋時節特別容易感冒,三天兩頭就要跑診所看醫生。
阿嬤皺眉跟阿公說:「還在發燒耶!」溫度計停在三十七的紅色數字。
阿公搖醒阿香,囑咐喝藥,她吞下藥,無力地躺回睡覺。
阿嬤說:「爸媽不在身邊,怪可憐的!我們倆老也不知可以照顧她到何時?」
阿公感嘆:「假如阿香跟她爸媽住,也不會好到哪裡,他們整天忙工作,我看也沒有多餘時間照顧阿香。」
阿嬤提議:「要不要乾脆鐵了心,叫阿旺他們搬回來住?」她自己是多麼希望兒子早點回家,長年在外的,不知道阿旺過的好不好?
「妳又不是不了解妳兒子,他決定的事情,任何人都阻止不了。」
「女兒只有一個,若沒有健康,賺再多的錢也沒有用!」
「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,這幾年我看開了,死守這老餅舖只會原地踏步,就讓他們在外地闖一闖,說不定可以闖出什麼名堂。」

在台北討生活沒有想像中這麼容易,生活步調快、競爭激烈、人工貴,每個人看似光鮮亮麗,卻不知實際生活是否也是舒適順心。林家旺一家剛去台北城時,摸索一段時間,學製糖技術、找配合廠商、行銷包裝……,一切上軌道後,事業衝的很快,禮盒訂單一張接著一張,從頂港賣到下港,從國內賣到國外。

林家旺以為這樣就是「成功」。

林家旺將賺來的錢,一部分投入擴張事業版圖,一部分轉投資朋友公司,想著很快就可以接爸媽與阿香來台北團圓,幾年來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。熟料,朋友公司以營利為名進行詐騙之實,一夕捲款潛逃,完全找不到人。

資金調度問題很快就衝擊到禮盒事業,林家旺不得不放棄台北事業。失意潦倒的他,忽然好懷念從前與阿爸胼手胝足的日子,麵糰雖會沾手,握在手裡卻非常實在,父母的關愛、阿香的純真逗趣、虔誠的信仰……,不斷地向他招手。

林家旺想了許久,決定打電話回家,告訴阿爸投資失利的事情。
「鈴~鈴~鈴~」,「喂……」是阿才接的。
「阿爸,我……我……」
「怎麼了?說話吞吞吐吐的。」
「我台北這邊公司要收起來」
「啊……」阿才訝異,卻沒有多問。
「之後有什麼打算?繼續在台北嗎?」
「我和秀惠想要回新港,跟您一起好好經營餅舖。」

為了兒子回鄉重振家業,阿才與家旺經過討論後,將餅舖重新裝潢,找個黃道吉日熱鬧開張,並到奉天宮請尊虎爺回家作為家神,虔誠供奉。

經過人生洗練,林家旺從傳統發揮創新,一再改良食材,創造甜而不膩、粘而不沾口的「新港飴」,是遊客到新港進香一定會買的伴手禮,比阿才掌店時的大餅銷路更好。

改良式的「新港飴」,一炮而紅,街坊爭相效仿,阿才看兒子用心經營的模樣,有種「青出於藍勝於藍」的驕傲。
交代新港胎歷史

爸爸、媽媽、哥哥都回來了,一下子什麼都有的阿香,常常望著神桌上供奉的虎爺,內心喜悅:「一定是虎爺爺看到我畫的圖,讓全家團圓、讓店裡生意興隆……,小金花沒有騙我!」

※相關閱讀:[小說]小金花說秘密:新港奉天宮虎爺將軍的故事

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