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比賽迫在眉梢,林香妍研學花藝多年,為的就是在此刻大放異彩。沒有人將阿公健康檢查結果跟她說,爸媽沒說、哥哥沒說,阿公也沒說。

 

 

「阿公,再過十天我就要比賽了,你要幫我跟媽祖婆與虎爺說喔!請他們保佑阿香。」阿香說。

「咳~~~~

「阿公,你怎麼了?不舒服嗎?聲音怪怪的。」

「沒啦!是越洋電話音訊不好,妳比完賽要趕快回來喔!阿公等著抱妳冠軍獎盃。」

「嗯,一定!」

 

 

電話掛掉後,阿才病情每下愈況,時而昏迷囈語、時而清醒抱肚呻吟。

 

 

「阿爸,我們帶你去醫院好不好?你這樣痛苦,不是辦法。」林家旺勸說著。

「不用了!我要在家等阿香回來,去醫院只會無奈地躺在冰冷病床,再怎麼樣,還是要在自己的家裡、自己的床上。」

「啊!肚子痛呀!」阿才在床上翻了一圈。

看阿爸如此痛苦,又冥頑不靈,林家旺想了辦法:「阿爸,我們請示過虎爺,說您有救,叫您無論如何一定要去醫院治療。」

「你什麼時候請示的?以為我病糊塗了嗎?你們不用搬虎爺出來,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,之前你阿文伯病痛時,他老婆請教虎爺,虎爺就說沒辦法。虎爺不會騙人,可以醫治的、沒辦法的,他都會直接說,你們不用安慰我了!別想叫我去醫院……」說著說著,阿才累了,轉身休息。

 

 

過了幾分鐘,阿才似乎又想到什麼,喃喃唸了幾句。

「今天幾號了?阿香快要比賽了……」

「阿香呀!你快回來,阿公怕看不到妳……」

 

 

國際花藝大賽開始,現場聚集各國花藝好手,大家全神貫注,林香妍手拿花材,腦中一片空白,全身顫抖。

 

「這麼多年來一個人在國外,遊子、孤單、競爭……,就等這一刻。」

「我不能緊張,我要靜下心好好構思,深呼吸深呼吸……」林香妍閉上眼睛,她看到虎爺的威儀、小金花在床邊跳動,她看到阿公夜半做餅的身影、騎鐵馬身後一片金芒,她看到奉天宮媽祖婆臉上的靜謐祥和、花草紋飾壁畫……。

林香妍靈光一閃,睜開眼睛,恢復平日水準,雙手不停地揮舞創作。

「對了!就是這個感覺、這個節奏,阿公!您等阿香抱獎盃回國。」林香妍越弄越有信心。

報紙寫著,「來自台灣的林香妍,作品典雅富新意,蘊含東方色彩,跳脫花材的限制,展現不凡空間表現,評審大為讚賞。」林香妍以黑馬之姿獲得國際花藝大賽冠軍,成為國際知名的花藝設計師。

 

得知比賽結果,林香妍難掩興奮之情,火速打電話回家:「老爸老爸!我比賽得冠軍!」

「喔!妳趕快回來……」林香妍心想:「奇怪,怎麼聽不出老爸絲毫喜悅?」

「香妍……妳阿公……妳阿公剛剛過世。」

「啊!老爸你說什麼?阿公不是好好的嗎?怎麼忽然……」她不知道如何繼續說下去,在電話那端激動起來。

「阿公怎麼可以這樣,他答應人家要一起去吃鴨肉羹的。」

「阿公不守信用,人家好不容易得到冠軍……」

林香妍眼前一片模糊,她看不到虎爺、看不到小金花、看不到阿公,看不到阿香所擁有的一切一切。

 

 

※相關閱讀:[小說]小金花說秘密:新港奉天宮虎爺將軍的故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, , 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