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過的很快,平常愛在野地裡摘花玩耍的阿香,收到國小入學通知單。

 


爸媽為此回新港,幫她打理入學事宜,買書套、買書包、買制服……。一下子擁有這麼多東西,阿香最愛彩色筆文具組,拿著一大盒畫畫用具在家裡繞來繞去,像個小畫家似的,感覺輕飄飄的。

 


「我們的阿香長大了,要去學校唸書了。」爸媽輕拍阿香的頭,非常安慰,但是他們很快又回到台北工作,這讓阿香很不快樂。

 


基本上,阿香是喜歡學校的,學校有老師、有同學,下課時好多人玩在一起,好熱鬧!還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書,阿香雖然認識的字不多,光是看五顏六色的圖案,就覺得好開心。

 


可是,班上有個討厭鬼、臭男生,坐在阿香後面,上課不是偷偷拉她的辮子玩
,就是偷藏她的橡皮擦,讓她非常生氣。

 


有一天,阿香進教室時,這個傢伙趁老師不在教室,當大家的面說:「林香妍,你今天怎麼沒有『拎香菸』,拎香菸
~拎香菸~拎香菸~」阿香氣得滿臉通紅,整天追著他打。



另一次,更過分。

「拎香菸,你怎麼都是自己一個人走路來上學,妳爸爸媽媽呢?」接著說:「啊!我知道,一定是妳恰北北,爸爸媽媽不要妳,哈哈哈!」

「爸爸媽媽不要妳」這句話,真的刺傷阿香,說到阿香心坎裡,整天不發一語,連她最心愛的美勞課都意興闌珊。

 


放學回家的路上,想到「爸爸媽媽不要妳」,阿香越想越傷心,越哭越多眼淚,眼睛腫的像金魚,懂事的她又怕阿公阿嬤看了擔心,不敢馬上回家,躲在廟口牆角偷偷地哭。

 


阿公在店門口等不到小孩回來,以為出事了,急忙出門找尋。走出來一轉個彎,就看到有個小孩在角落啜泣,仔細一看,竟然就是阿香。



「怎麼了?我們家小阿香的臉,怎麼變成醜八怪了?」阿公走近。

「阿公,嗚~~~~」阿香抱著阿公哭。

等到她哭累了,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:「我們班那個陳永延啦!說我都是一個人走路上學,說爸爸媽媽不要我,嗚~~~~

「傻瓜,阿香怎麼會是沒人要的小孩?」


阿公拍拍阿香背後,安慰阿香:「妳知道嗎?阿公差一點就沒有妳這麼乖巧的孫女,妳阿母生妳時難產,全家大小急得跟什麼一樣,完全亂了方寸,也幫不上忙,……妳阿嬤想到虎爺靈驗,我們兩個趕快準備虎爺最愛吃的生雞蛋、生肉、生魚等三牲供禮,去跟虎爺上香,保佑你們母女均安。」
 


「說也奇怪,拜完之後回到家,妳爸就打電話報平安,說妳媽已經平安生下妳,醫生還跟你爸說,接生時忽然感覺有一陣風,然後妳就出來了,聞到一股很濃的檀香味……。」

「咱們奉天宮的虎爺真的很靈驗,民間流傳『笨港媽祖,蔴園寮老虎』,意思就是媽祖、虎爺神威顯赫,一直保佑著我們。」

「但是,陳永延仍然會叫我『拎香菸』,很難聽耶!我們家又沒有人抽菸……。」

「哈!你們還小不懂事,妳自己不能這樣輕易地就生氣,要像個男生堅強獨立。……妳跟神明很有緣分,阿公希望妳是個漂亮、甜美的女孩,不管到哪都得人疼,才跟妳阿嬤幫妳取名為『香妍』,這是我們兩老給妳最深的祝福。」

一想到明天會看到陳永延,阿香還是一肚子氣:「人家不想去上學啦!」

「這樣呀!」阿公一邊安撫阿香,一邊機會教育。

「可是上不到美勞課,阿香又少做一件漂亮的作品,對不對?」

阿香鼓起小嘴,沒有接話。



隔天,阿公牽著阿香進教室,阿香以為阿公會訓斥陳永延,阿
Q地快樂起來。

陳永延先看到阿香進門,馬上調皮地說:「『拎
~~~』,早安!」

說時遲那時快,阿公也踏入教室,平常只有陳永延捉弄人的份,沒想到阿香的「家長」真的帶她來學校,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的陳永延,嚇得準備溜出教室,阿才見狀,趕快招呼陳永延到教室外面,輕聲祥和地跟他說話。

「你是不是叫陳永延?」

陳永延以為阿才要教訓他,慢慢地點頭,眼睛一直看地板,不敢正眼看阿才。

「昨天阿香哭得好傷心,說同學笑她『爸爸媽媽不要她』。」

小男生連忙抬頭,看了阿才一眼,眼神閃爍,欲言又止。

「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……」阿才說。

小男生點頭如搗蒜。

「可是沒有人喜歡聽到『爸爸媽媽不要自己』,假如是你,也不希望這樣,對不對?」

陳永延滿臉通紅,非常慚愧。

阿才看這孩子聰明活潑,只是頑皮了點,他溫和地說:「有空到我們家玩,阿才阿公做好吃的餅請你吃。」並用那沾滿風霜黝黑的大手,摸摸陳永延的頭顱。

「好!謝謝阿公!」陳永延如釋重負,笑開懷。

 

 

※相關閱讀:[小說]小金花說秘密:新港奉天宮虎爺將軍的故事




 

, , , , ,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avine12808
  • 生活總是起起伏伏,心情要保持快樂才好哦!!
  •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久

    習慣就好了.....^________^

    悠悠 於 2011/01/18 12:3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