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靜的夜,恆長的路燈,凜冽的季節,濕冷的天氣,讓我想起我們剛在一起的那個冬天。

 

 

冬天了,我整理隨身包行頭,無意間拿起你以前常點的薰香精油。這瓶僅存幾滴的向日葵精油,搬家時你本要丟掉,被我隨手收放在隨身包內,每次拿起,芳香滿溢。對我而言,那是屬於幸福的味道。

 

 

今年冬天特別冷,我常穿的那件亮藍色風衣,似乎不太經得起風寒,腦筋動到你的外套去,「咿~~你不是有一件深藍色外套?」在你家房間衣架上找了很久,仍是沒找著。南遷之後,我們早就不需要厚重外套。

 

 

這週,它出現在你的身上,莫名感動。

 

 

我記得,你穿著它興奮地點起那款精油。

我記得,你穿著它從加油站下夜班的狼狽樣。

我記得,你穿著它擁著我那厚重的真實。

我記得,你穿著它抵擋機車前頭的風雨。

我記得,你穿著它跟我一起熬夜打報告。

我記得,你穿著它傳來的溫暖與味道。

我記得,你穿著它……

 

 

數著數著,我們在一起不知不覺邁入第五個冬天。

 

 

它、向日葵精油,屬於那段青澀的記憶。只要我們在一起,絕對不能被丟棄!

 

 

20050116.AM00:15見窗外有感、寫於林口長庚

20051114

創作者介紹

悠悠*一抹輕盈酢漿草*

悠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